清辞:

        ……我不知道这条lo我会不会改会不会删,我只是觉得已经过去这是第三天了我依旧没有办法冷静下来。我不想再在微博上发疯了,因为太打扰首页了。失眠了两天凭着一股子气就想说点什么的我,大概明早爬起来会觉得自己是个精神病吧.jpg




        最新一话148,有多少人是被那一句“因为我喜欢他啊”直接震回了坑里躺平,英翻用辞更直接利落,一个“love”道尽了多少人的心声。我等这一刻等了整整的三年,从永近的失踪一直等到金木回忆里立得越来越高的死亡flag,等到我听到他亲口请求快要失控的金木吃掉自己,等到他仰起脸回过头,脸上笑容像是温柔的矢车菊一样,说出那一句“我那时想的可是,和你一起活下去啊”。然后再是金木和董香的结合,等到金木即将为人父的身份转变,等到每一个人,每一个角色的复现,等了整整三年,等到当初拉我入永研坑的基友也已经另觅他爱沉舟侧畔千帆过了,我还在永研这一棵病树前头生生死死不得解脱。


        我真的都快要绝望了,我等得石田不断地吊足了胃口,一次又一次地让人失望,我都觉得我要攥不住手上这一棵稻草了,有可能它真的再不会发芽开花结出果实了。然后就在最最不抱希望的时候,稻草人手里举着牌子告诉瓜江说,“我是永近英良”。


        在“绝妙的时间点”,永近再次选择了回归。我不想再表述永近的洞察力到底有多么惊人,他的直觉他的判断力,他的行动预判到底是如何出类拔萃,我不想再花时间长篇累牍地记录和证明这些他身上显而易见的特质,即使是在漫画中不多的出场里,旁敲侧击推测出的这些情报,套在他身上的这些形容词,并非溢美之言。


       因为每当我证明了一处他的判断,每当我从细节里抠出了他当初的远见,每当我更加意识到他的洞察力到底多么精准,所有的蛛丝马迹只会指向一个事实真相——他在三年前就洞悉了自己的未来,他在三年前走进那个下水道之前,在选择进入CCG之前,在金木失踪他遍寻他不见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无比冷静地策划着自己的牺牲,以此来挽救挚友的生命。


        一个人亲手编排策划自己的牺牲甚至死亡,这样的感觉如何。是恐惧,绝望还是冰冷。都不是,在永近英良的剧本,应当是冷静的。因为其中所有剧情都必须严丝合缝,才能走向那个自己早就预料到的,既定的结局。


        所有东西都被不幸言中了,随身携带的写字板,意义不明的发音,CCG配发的发声器,被遮住的下半张脸上隐隐约约露出的狰狞伤痕。如同蜿蜒爬过脸上的蚯蚓,隐隐地探出小半颗头来,像是他这三年小心遮掩的行迹,把他本来清秀阳光的脸,撕扯出怎样一副残破景象。


        他失声了啊,他毁容了啊,他就连从不离身的大号耳机都不再佩戴了啊。他这三年里套上一个厚重简陋的头罩,只为了扮作另外一个全然陌生的人,一次次地在那个人不知道的视线角落里看着他,又一次次地和那个人擦肩而过。所以为什么他还能笑得出来啊。在旁人如此不解他的牺牲的时候,他还可以在亚门的问题后,轻描淡写地回答“因为我喜欢他啊”,甚至还能找出如同三年前一样还有几份傻气的天真烂漫在里面。但是为什么,就连我这个旁观者,都已经为他难过到不行了。为什么,永近英良,这个当事人,还能够笑得这样无知无觉,回答得理所当然。


       最新一话里,我也同样,被那一句“因为我喜欢他啊”这样的隔空表白震撼到说不出话,我当时真的可以用震撼惊喜来形容。但是紧接着,当汉化流出来,当我看完了这一话全部,我甚至就连惊喜都感受不到了。我当时的心情甚至比得知三年前永近自我牺牲生死不明的时候还要绝望和难过。


        在这一话里,最震撼到我的,不是那一句“因为我喜欢他啊”,而更应当是紧随其后的那一句“还需要其他理由吗?”。这句直接简单的回答,恰恰是我最最不想听到的理由和我最不想眼睁睁看着他通向的结局。 不问缘由不计得失,甚至就连自身的安危都可以弃之不顾,可以利用起自己来都毫不心疼,一切以另外一个人为优先准则,这样的牺牲和觉悟,恰恰是那一句最最简单的理由“因为我喜欢他啊”来回应,甚至不需要其他任何的“理由”。在这时我甚至在想,在我们眼里,那个总是散发着光和热,永远笑着如同温柔的矢车菊一样的大男孩永近英良,如果把他比作为太阳的话,那么在他的心目中,金木研应当是类似于银河系中心的存在了。


        但是这有什么变化呢?现在的境况,两人之间的关系,同三年前下水道里的重逢,同三年前金木把他拦在自己的世界之外相比,有什么变化呢?没有任何的变化。他们的关系,从金木成为喰种,决心和人类世界,和人类世界里唯一的挚友斩断关系开始,就变得不对等了,这种不对等在永近一个人苦心孤诣追查下去,并且依旧固执地向着金木伸出救赎之手的时候,达到了顶峰并且走向了失衡。


        我宁愿永近是潜伏已久的喰种,我宁愿他是幕后运筹帷幄的神秘人,我宁愿他呆在金木身边十多年只为了别有用心的目的,我曾经每次漫画更新前都这样发誓并且立成了置顶微博希望真的这个愿望可以实现。我宁愿他自私一点,我宁愿他坏一点,我宁愿他别有所图,甚至,再不济,我希望永近在牺牲自己的时候,能够稍微犹豫一下,他向着金木伸过去的手,向着金木迈过去的脚步,能够放慢哪怕那么一点点。那么我也可以从这种永无止境的难过里解放出来一点点,能够从对他无边无际的心疼里走出来一点点。但是他没有,他这么好,这么无私,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没有,几乎就是本能一样,明明自己才是太阳一样的人,却像是向日葵一样,围着金木在转。


        最新一话,那一句“因为我喜欢他啊,还需要其他理由吗”,这一句,彻底把我的退路给封死了。我真的希望他可以自私一些,他的动机可以不纯一些,这样我离开永研这一对,离开他的时候,可以心里不这么难受,我希望他可以不完美一些,可以不纯粹一些,但是没有,都没有。石田的最新一话把我所有的心存侥幸都抹杀殆尽了。没有退路。


        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永近,他居然,还在自责。永近英良这个笨蛋傻瓜居然还在自责。他居然还在自责自己做得不够好。“如果我做得更好,金木可能就不会变成那样了。”“所以这次我绝对不会失败”。他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成功救出了金木,他差点死在了无人所知的下水道里,他在这三年里隐姓埋名只为了给金木谋划,他已经说不出话了,脸也不能见人了,他已经做得够好了,也失去得够多了。但是他却还是在自责,自责自己做得不够好。他像是献祭一样,把自己所能给予的所有都献祭出去,却还是唯恐自己付出的代价还不够,不够抵消这个世界施加于金木研身上的恶意。但是明明你自己都伤痕累累了啊,永近英良,你并不是神啊,没有任何人是必须为另外一个人的生命和结局负责到底的。你没有这个义务,也没有这个责任。这不应当是你的本能,你却把这件事情当做是本能一样贯彻到底了。


        我呆过很多的墙头,一方死亡的,死而同穴的,相忘于江湖的,甚至一方亲手结果另一方的……但是真的从来没有哪一对,在双方尚在人世时,依旧让我觉得如此绝望,产生了不止一次要落荒而逃的想法。


        最新的一话,明明就只是把从前从来没有说出口的感情,经由亚门的问题,由永近亲口承认说出来了而已。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还有什么值得惊喜的呢。事情的本质直到现在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他还是一个人,剃头挑子一头热地追下去,像是在追着他的光和热,苦心孤诣,不计代价。但是永研这一对配对里,双方的不平等依旧存在,鸿沟依旧存在。只要这种不平等存在,我就永远看不到他们的未来。


        除开烧到一塌糊涂的CP脑观点,单纯地理性分析。喰种这部作品到底多擅长塑造人心和刻画人性应该不用赘述。但是偏偏,就在这部角色繁多的作品里,就连真户吴绪这样出场寥寥的角色,都可以用一枚套在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串起人性和人心的复杂两面性,却在永近英良这样一个角色塑造上,石田是如此吝于笔墨。除开最开始和金木的对手戏,之后他的出场几乎全是在回忆和对话里,旁敲侧击提起的时候,不过就只是一个匆匆忙忙的人物剪影画。


        甚至,当我们谈论永近英良时,会发现,除开金木研,这个话题甚至无法进行下去,就连金木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他的的妻子董香,我们尚可以谈起她的弟弟和她的人类朋友。但是永近英良,当我们谈起他做过什么事情时,所有东西无一例外,不是围绕着金木展开的。


        他明明可以在最开始就脱身的,他原本应当是整个故事中最无辜的那一个,但是为了金木研,他却还是选择跳进了这个漩涡。在所有人心疼他,觉得他不必如此的时候,他却仍然用风轻云淡无知无觉的回答告诉所有人,他不无辜,他不悲惨,他所作的一切都自然而然,天性使然。


        迄今为止一共三次,就像是轮回一样,从幼年时那一次主动的相识开始,孩童时是永近英良主动伸出来的手,要和金木研做好朋友;三年前依旧是永近主动伸出的手,不管面前那个人究竟变成什么样子,是喰种也好,人类也好,只要他和他一起回去;三年后依旧如此,当金木研变成了龙彻底失控,他依旧还是选择站出来伸出手,像是多年前一样把他拯救。从来从来,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永近主动伸出的手,代替那个羞涩的、腼腆的甚至还有些懦弱的挚友,帮他完成最后一步。甚至在被那个人主动斩断,主动甩开的时候,还是会不屈不挠地追上前来。从来从来,被丢下的,被放弃的,被抛下的,都是他啊,为什么都这个样子了,他还是能笑得出来,像是没事人一样,追上来,就因为你喜欢他吗?


        石田的笔墨如此吝啬,以至于我想谈论永近英良时,脑子里塞满的全是他和金木的事情种种。我曾经说,永近英良太纯粹了,在这样一部人物繁杂,故事庞大的作品里,这样一个目的明确、动机单纯的人真的太纯粹了。这是永近最让我动容的一点,但也同时是我最无奈的一点。他的纯粹是用人物刻画的单薄来牺牲来达到的。我们不知道他的父母,不知道他除开金木以外的其他朋友,甚至除了他喜欢金木研愿意为了他做到这个地步以外,其他所有一无所知。就连石田一向擅长的人物心理刻画,用在他身上的近乎寥寥到没有。他的所有行为准则皆是围绕金木,他这一个人物形象,就像是菟丝子一样,依靠金木的戏份而活,甚至除开金木的剧情,他的人设甚至立不起来。


        这是一种极端的不对等,金木有董香,有黑山羊,有同伴,甚至不久的将来还会有孩子有家庭,但是永近有什么,至今为止,我们所知的,他只有金木研。


        空空落落的金木研三个大字,就这样立起了永近英良这个角色所有的行动目的和情感内心。


        从头到尾,他只是金木研一个人的永近英良,但是很遗憾的,金木研却从来不是永近英良一个人的金木研。




老实说,我本来还想截图标明这里那里,他的脸破相了声带被毁了他还在笑,他的睫毛真好看……但是我发现我做不到。我这两天和基友在QQ上聊,给他看图的时候,真的觉得是把自己的心剖出来心还在滴血。所以,纯文字乱七八糟,不知道有没有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说我过激也认了,我从吃这对偏一方到偏向另外一方的心理历程走了整整的三年。喜欢一个角色的时候,人总是自私,我带着三米厚的CP滤镜和角色滤镜打出来这段话,可能明早睡醒了滤镜摘了就觉得今晚的自己真是神经病了。

评论
热度 ( 267 )

© 清茶要给老叶喝 | Powered by LOFTER